赋予图书馆学意义的人与书(书序)

正值年终岁末,琐事缠身,北京大学图书馆王波兄发来新著电子版,嘱我写序。初有难色,后又窃喜,如此雅事居然落我头上!

我的朋友游园先生,听说我要提笔作序,立刻提醒我,这可是“图书馆学家”才能做的事。细想果真,自己浅薄无知之语,恐有贻笑大方之丑,于我不过丢脸一次,于王波兄的新书声誉怕是有些影响,喜悦的心情渐渐变为惶恐。

但所托之事,既已应允便不能反悔,尤其还得在图林中游走。熟悉的朋友或许知道,我有两大爱好,一是“裸读”(心无旁骛静读几页书),二是“假寐”(及时抽空打个盹儿伸伸腿儿)。当我拿到王波这《可爱的图书馆学》书稿后,两天时光,基本是“裸读”此书而无“假寐”之时,收获的是快乐,同时也有了叙说的激情与冲动,犹如号角吹起时那战士的纵身一跃,不用说,那号角便是此书稿。

此书应该算是文集一类,以“随笔”、“段子”、“访谈”、“序言”、“书评”分五章。内容按我家乡的四川话来说,基本又是“散打评书”一类,寓趣事、知识、见解于诙谐文字之中,大多非中规中矩之文,情趣与仪态如出阁之少女,虽仍有少女之羞涩,但已然是很放的开了。说句实话,我初看文章的五类划分,如不知作者底细,便会以为他是国学大师一类的老夫子,整日浸泡于故纸堆中,游走于老学究群,磨砺华年挤出掌故、学问与评论。哪知现实世界与图林网络中,王波先生文章学问正中年,行事意气风发正少年呢。

经常是人改变事,但也有事改变人。我的印象里,王波是那种从骨头里散发出闷骚与才气的人,按我的说法是“腹有才气自闷骚”。我与他仅有过几面之缘,却发生了与他有关联的两件事,这两件都与读书有关,一是知识,二是心理。但他都应该不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

第一件事,有一阶段,我读外文书的中文译著版,经常见书中边码数字,却苦不知数字具体含义。想到王波学编辑做出版,自然是一问便知,便就电邮一封加以询问。很快他就有了回信,告诉他没读懂我的问题。恰巧那段时间我又读了两本书,书中有“注释中左列数字为原书页码即本书边码”和“索引条目后所列数字为原书页码,即本书边码”等字样的说明。疑问解决,我却以此为案例,在一些报告和教学中使用(主要说明信息描述能力与信息素养的关系)。王波自然不会知道我把他放在了案例中,并分配了一个角色,即专业知识无论多么丰富,在面对不清晰不准确的问题时,也可能与普通人无异。

第二件事,另有一阶段,我读书成癖,恨不能手不释卷,好似眼前排着长队的书籍等我去检阅。王波著有《阅读疗法》,便想当面求得指点,舒缓我情绪。终于有一次在长春举行的学术会议上,王波在台上报告阅读疗法的研究进展,我静坐台下仔细聆听,默默地“葱白”(崇拜)他,但我最终没向他提问,因为他的讲解让我明白了一个道理:阅读并非有益无害,有时也会发展为一种病态,比如说强迫症。于是在2013年,我不再记录阅读的书目,不再在意阅读的数目,任自己的阅读如儿时门前江中之水,无波澜却自然汇入大海。这一年的阅读,我无比地轻松与惬意。

家有书房,成千图书杂乱堆放,其中图书馆学情报学的专业书籍甚少,每次抽书取阅,内心时有惭愧之感。图书馆学是我的专业,却购与读最少,时间都花在了杂书之中。但有两本我却是非常喜欢阅读的,即王波写的《快乐的软图书馆学》和《阅读疗法》。原因很简单,我感悟世界的一种方式,是赋予事与物的意义,如果体会或感受不到事物于我的意义,我多半不会有去深入了解的兴趣与动力。图书馆学与图书馆工作也是如此。

王波的这三本书,最打动我的,是他总在为图书馆学、图书馆人、图书馆事业赋予意义,之前赋予她们“快乐的”意义,今天又赋予她们“可爱的”意义。

王波兄,其文其言,可谓既奇且绝,但他也是一个紧跟时代发展、与时俱进之人。正如此次,在全国开展“群众路线教育实践活动”如火如荼之际,嘱我作序,便是密切联系图书馆员之举。实因他也要下基层,接地气,与一线图书馆员建立鱼水深情。

我经常纠结于一些小事,比如拿到一本书,是从序言读起,还是先从正文开始;读完正文,是否还想再读一次序言;也曾怀疑写序之人,是否真正读完书稿便已经完成了序作。但我从不怀疑:阅读,值得你为自己省出一点时间,高品质的图书与高品质的生活,需要这点时间。同理,赶快跳过这篇序言吧,开始享受能带给你快乐的本书的阅读体验。

给书作序,于我是第一次,我要矜持。停笔。
叙毕,序毕。

于长春净月小河台村
2014年1月16日

此条目发表在图林之大#丫枝有家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