忘了A点(更别说G点)

2012年,最后一个月,决定只读五本书。
想法是:厚一点的,读起来不会太快的,还是有点思想的,摆在书房中一直冷遇的,总想拿起来又总放下的那几本。

上月从一本述民国知识分子的书读起(假定此书为A)。书中提到了梁思成的某个片断,于是便开始跑偏。
读到了楼庆西的建筑史(B)。此书中引用了傅熹年(C)的论文,自己下了一些傅的文章与图书,读了。楼庆西的文章中,讲汉代建筑提及四川雅安高颐阙,想起了一本写林徽因著作中的一幅梁思成(应该是当年在四川李庄营造学社时)在高颐阙顶部测量的照片(重新去找了那张照片,那本书是D)。去互联网上查到CCTV的“国宝档案”中有两集专门讲“高颐阙”(E),于是视频看了。这过程中,还跑偏到了楼庆西的小品建筑一书(F),以及台湾汉宝德的中国建筑文化一书(G),最后才发现,其实最喜欢的还是多年就想买而读的那本王军的《城记》(H)。

其实,今年最后一本正静心阅读的,却是金雁所著,北大出版社的《倒转“红轮”:俄国知识分子的心路回溯》(I)。
从A-B-C-D-E-F-G-H,往往会忘记了,自己的初衷是A。而最后想读与在读的I却与A到H一点关系也没有。此时满脑子里却又想再去读一遍赵辰那本《”立面”的误会》,记得这本书是引我进入建筑阅读的第一本好书,是甘阳主编三联的那套”新”丛书中极佳的一本小书。

回首时,经常痛恨这种无序的穿越。
正因为无序,所以长进总是很慢很小。想起了那些自己所认识的读书方面的高富帅。有种淡淡的嫉妒,和忧伤。

今天,本市今冬最冷一天,下午扫雪时,自己想的一个问题:如何能忆起那个时间点,你开始能读懂某一本书。
就如已经忘记哪一天我会了1+1=2。
时间是否有断点,从那个点开始,自己不再是从前的自己?
突然想起了张国荣电影阿飞正传那句台词……

无法回到A点的初始,却经由G点的混乱高潮,随意地带走了我的阅读2012。
我还是我,正如,最后一本书,它的编号是I。

此条目发表在MS很八卦#MS很闷骚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