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用户教育”中嵌入“阅读推广”之故事

今天,收到杭州图书馆褚树青馆长主编的《城市图书馆研究》2012年第一卷第一期(创刊号),上有自己一小文,录于此,因为是自己阅读的一些体会。

刘青华.在“用户教育”中嵌入“阅读推广”之故事[A].褚树青主编.城市图书馆研究.第一卷第一辑[C].北京.国家图书馆出现版社,2012.6; P136-143

———-原文如下———-

喜欢“竹帛斋主”博文中的那句“如果图书馆是天堂的模样,那么,人间才会真正地充满生活的美好和文化的福祉” 。还未成为天堂的图书馆尤其是公共图书馆,作为一种社会制度的安排,信息自由的保障机构,在理想的追求与现实的实践中,用户教育与阅读推广作为两项职责,虽非重要如车之两轮,鸟之双翼,却也是图书馆从业者宣传展示自我、服务民众的重要抓手。

发生在图书馆范围内的活动,笔者一直期望它富有文化的气息、书香的味道、温润舒缓而不失时代的特征。因偶然闯入阅读丛中,竟也喜欢上“闲书野读”,而后还曾“独语前行”,在图书馆的用户培训或信息素养教育中,尝试将阅读的推广嵌入(融入)到信息素养教育之中,获有几点心得,在此求教于同行。

1.关联的故事
明代董其昌在《画禅室随笔》中有“行万里路”、“读万卷书”之语。行万里路,我们可亲见亲历,可与人促膝交谈,但即便交通工具如现今般便捷,出门游历对大多数馆员来说也仍非常事。倒是读万卷书,仍然有其现实价值与可操作性,且不说图书馆借书读书之易,作为馆员也更确信读万卷书之意义,从阅读中获知自己无法亲历而他者早已经历与思考过的人、事、理。在阅读中找寻与积攒那些经过思考与检验的素材,应用于用户教育之中,在提高用户信息素养的同时,“润物细无声”地推广阅读,提升阅读风气、激发阅读兴趣,促进全民阅读。

根据美国图书馆协会(ALA)的定义,一个具有良好信息素养的人能够知道何时需要信息,能够有效地获取、评价和利用所需要的信息 。信息获取与信息组织有着密切的联系,如在介绍图书目录查询方法或图书索引、文献分类的意义时,笔者从典型南美魔幻风格的乌拉圭作家卡洛斯•M•多明盖兹的小说《纸房子》中的文字入手,书中有图书摆放“过程中最耗神、也最费力的,就是厘清每一本书之间的关联性”(P41) 、“布劳尔不断坚持:判断书籍是否隶属同类,绝对不能像寻常俗人那样以内容形态为依据”(P42) ,会在PPT课件的空隙之处,列上南美一些有影响的小说与诗歌,如博尔赫斯的《小径分岔的花园》、《博尔赫斯全集》、加西亚•马尔克斯的《百年孤独》或巴勃鲁•聂鲁达的诗集。因为我相信,用户的视野与心灵的触觉也可能如“小径分岔的花园”,偶尔的一瞥便拐入另外一个缤纷或迥异的世界。用户教育过程中阅读文献的提及、推荐书目的引入,只因讲授内容与阅读发生着某种关联性,这种关联性的准确把握得益于日常阅读的日积月累,以及培训内容主题相关性、契合度的认识。

2.兴趣的故事
图书馆员热情洋溢地张罗着各种活动,某些是信息素养教育的讲座或课程,课件上写满检索技巧。但现实如一位图林知名人士所言“到目前为止,高校文检课基本是B.G(Google前时代)的思路:将问题搞复杂,然后认为用户不懂……如果检索简单得可以Google,他们就全失业了。”尽管此语或有偏颇,但国图副馆长陈力曾在公开场合讲过:“图书馆员总是高估自己,读者总是低估我们。” OCLC调查报告(《图书馆的认知度(2010):环境与社会》)告诉我们“信息消费者是很自信的。他们知道如何找到他们需要的信息。”“他们喜欢自助服务,信息消费者运用经验和一般常识判断信息是否有价值。”

如何在第一时刻便吸引读者注意力,用一个案例讲授尽可能多的信息素养知识,成为常思量与常设计之事。比如提出“对问题的描述是否也是一种信息素养的体现?”案例检索材料可选用:图书《为了书籍的人:坚忍与刚毅之一》第102和103页,此两页底部有页码,每书页的书边也各有连续的阿拉伯数字,请问此“边码数字”作何解释,描述并构建检索查询的语词。在最后给出答案时,顺带推荐几本有着答案的图书,如“注释中左列数字为原书页码即本书边码。” (《为了书籍的人:坚忍与刚毅之一》P291)、“索引条目后所列数字为原书页码,即本书边码 ” (《永远活在希特勒的阴影下吗?》P225),并贴上图书的封面,同时推荐Douban、Amazon等国内外与图书相关的著名信息流社区,推介图书的搜索、书评的浏览、Web2.0技术的应用等,使读者在无缝体验之中达到自己讲授目的与理想效果。

3.形象的故事
仍然是图书《为了书籍的人:坚忍与刚毅之一》第102和103页,在新生入馆培训与参观之时,借用此两书页上的话作为“引语”,第一句在第102页上,1636年刻有奥古斯特大公图书馆的三条金科玉律的木板,上书“来访者不许淆乱书籍的次序,不许偷书,应当对书的内容表示尊重。” 从古代西方图书馆的管理制度、对知识与书籍的热爱与珍视,讲述现今图书馆理念、读者行为规范等,不突兀并有历史感。第二句在第103页那让中国读书人熟稔的蒙田对中国书的描述,“还有一本来自中国的书,特点与众不同,书页半透明,比我们的纸更柔软,由于油墨会浸入反面,文字只能印在正面,书页都必须双重对折,然后装订在一起。” 在介绍图书馆特藏文献尤其是古籍文献时加以引述的,也不失时机地推荐三卷本的马振骋译《蒙田随笔全集》阅读。

我们清楚,阅读不仅限于读纸质图书,还包括网页的浏览、电子书的查阅、视频资料的观看。在对读者教育时,无论是新生入馆还是图书馆学专业学生实习教育,有时会选择播放电视剧《不如跳舞》第1集的第26—30分钟时间段讲述的故事,会从那几分钟里一位语文教师叶知良与一位图书馆员于雅琴及其女同事的借还书冲突的“描述”与“渲染”,解读图书馆及图书馆员的“社会形象”、“媒体印象”、“社会认知”与“现实偏差”,其中涉及开馆时间(剧中周六周日开馆)、读者的区别对待问题(副高以上职称者方可借阅某些研究型文献)、专业术语及管理问题(如图书超期罚款)、图书馆管理外包(图书馆保安人员)、馆员服务态度,甚至还包括图书馆员性别比例等,结合剧情介绍本馆规章制度、服务理念。因为这是关乎图书馆形象问题,对剧情中涉及读者相关诸方面比对讲解,生动之中加深读者的了解进而达到理解图书馆“以人为本”的办馆理念。自己也曾暗想,图书馆做公关策略,改善图书馆形象,象这样一部在CCTV 1播放过的电视剧中一小段情节,可有更多专业人士加以关注,加以分析,选为素材,用于用户教育与自身的反省和改进。

4.检索的故事
网络时代的图书馆用户教育,一些专家高举“网络为王”大旗,意指信息素养教育应多注重网络信息检索与评估,在互联网上也有网民早已贴出“众里寻他千‘百度’,那人却在‘谷歌’处”的诗句。

两年前一位自己极敬重的kevenlw老师送我一幅华君武的漫画,画名 “书到找时方恨多”,画面中散落满地图书的书房内,凳子上一位痴书老人在找寻着某本书。此画我甚喜欢,将它置于自己书架上,每每走进书房,我都会伫足而视,似乎看见那位爱书老者已从画中走出,攀爬在我的书架上,随意且惬意地翻找着某一本书。同时也让自己想起那句“你要是找不到某一本书,那就等于不存在” (《纸房子》p40),也把此语当作检索的意义加以阐释。

阅读《卡萨诺瓦是个书痴: 关于写作、销售和阅读的真知与奇谈》一书时,第78页脚注有一小段文字吸引着我,“博士论文出版数量增加的速度大概就相当于书籍出版增长的速度。《论文综合索引》(Comprehensive Dissertation Index)收录了从1861年(美国第一篇获得博士学位论文的论文产生在这一年)到1972年的论文417000篇……” ,第一反应它也许会是一个不错的教学素材,即如何找寻出美国第一篇博士论文。“纸上得来终觉浅,绝知此事要躬行”。首先选择定位ProQuest公司的Dissertations & Theses数据库,其检索平台为Smart Search。面临的问题是此检索平台不提供浏览功能,尤其是无按年限浏览功能。如何能找出1861年的文献?幸运的是,此平台没有大多数外文数据库检索禁用词(Stop Words)限制,即它提供in、on、about、a、an 、only、at、is、are、to等各种别的数据库中所规定的检索禁用词的检索。用能查询到的所有检索禁用词用or关系进行组配检索(据自己查阅的资料,有的数据库禁用词达100个之多,这些“检索禁用词”是英文写作中最经常应用到的一些词,在题名与关键词中几乎不可能不使用到“检索禁用词”),查询1861年及以前的学位论文多篇,涉及法国、德国、瑞典等国,而美国论文仅有耶鲁大学一篇,作者Wright, Arthur Williams,论文题目“Having Given the Velocity and Direction of Motion of a Meteor on Entering the Atmosphere of the Earth, to Determine its Orbit about the Sun, Taking into Account the Attractions of both these Bodies”。下一步需要对此作者此论文进行验证。用作者“Wright, Arthur Williams”在Google中进行检索,作者的相关信息同时指向了Wikipedia,在此过程讲解Google搜索引擎与Wikipedia相关知识、检索技巧。在National Academy of Sciences of the United States of America Biographical Memoirs中查询获取到“Biographical Memoir of Arthur Williams Wright”电子版全文 ,在PDF中Fulltext检索框键入“1861”(同时讲解Fulltxt Search的意义),有如下描述语“In 1861, he and two others were the first to receive the degree of doctor of philosophy in the recently established department of philosophy and the arts。”

另一个例子,JSTOR是一个外文过刊库,检索界面简单易用,仅有四个检索字段,这在外文数据库极为少见,在极简功能前如何能让读者有学习的兴趣,而且还能讲出韵味呢?歌曲《唱脸谱》的某一版本,有歌词“外国人把那京戏叫做‘Beijing Opera’”,便以“京剧”作为检索点,在JSTOR期刊库中查找图片。提到京剧的英语对应词,大家容易想到的就是“Beijing Opera”,但许多读者不知道它曾经也叫“Peking Opera”,此时在课件中弹出章诒和与贺卫方合著《四手联弹》一书的第“叁拾肆”节 (P244) “汉语拼音与威氏注音”,专节讲“威玛妥-翟理斯注音法”,讲到时Beijing过去也被写为Peking,有知识有来源,同时也可推荐出二位知名作者/学者的代表性作品。选定好检索词“Peking Opera” or “Beijing Opera”,选择检索字段caption,同时在检索式组配中讲解逻辑算符、位置算符、同义词选择、专业检索组配式写法、引号使用意义、半角引用字符、通配符使用等,最后在查出极具欣赏价值的有“黑白之美”的几十年前外国人拍摄的京剧照片中结束此一小段培训。试图在培训中糅合阅读的意义、检索的技巧、文化的熏陶。

当然,检索不是万能,平时的阅读与累积可以替代许多检索查找,自己也收集有不少阅读助益检索的案例,比如杨葵著《过得去》一书中,讲述作者杨葵与作家舒群、古文学权威陆宗达之间的那一段故事,便涉及到个人学识与检索工具的使用,读来颇有教益。

5.阅读的故事
读者信息素养教育中谈及阅读,难免也要提一提自己阅读的心得与体会,他人阅读的见解与新知。我始终认为“阅读是一种私人性体验” 。那如何将这种私人性体验与公开的教育、教学相结合,自然需要准确判断和合理精心选择。比如在讲述信息检索的理论与技巧时,倡导“道由技进,技达于道”,教学培训不止教会读者技术与方法,如果能上升到一种思想与理念,或许对受众的影响更大。即便是一种启蒙,首先想到也是康德的那句“启蒙意味着自己思考”。

新技术、新环境促使我们不能停止步伐,任何以逸待劳、一劳永逸的想法与做法,都难以适应迅速变化的环境。在讲授人文理念与技术发展时,会不自觉地提及陈丹青《退步集》(P383)那句“好的技术里已经有思想,好的思想也需要好技术” ,随之列出的陈丹青的著述清单,也大多会受到读者欢迎。

在讲述电子资源的获取与阅读、分析资源利用的成本效益与趋势时,常不自觉地提及意大利作家、学者翁贝托•艾柯(Umberto Eco)所言之“查询用的书籍最终会被超文本、网络所代替而走向消亡” 、“书在未来将只吸引一小部分爱好者,他们会跑去博物馆和图书馆满足自己对过去的趣味。” (《带一本书去未来》P1)。谈到数字阅读,自然不会忘记罗伯特•达恩顿在其著述《阅读的未来》中坚信的那样,我们“改变的是形式,不变的是阅读”。

6.结语
如果说私人阅读与公共阅读推广、读者教育或培训之间的有什么样的真正联系,在个人的体验与思考中,我将“碎片化”、“弱信息”、“关联性”作为主题词加以标注。“碎片化”的时间中阅读着一些“弱信息”(张晓林文中所谈到的“那种问题结构模糊、知识范围不清晰、缺乏明确且系统的检索发现步骤、需要动态解构和探索大量文献内容才能部分满足的信息” ),不断累积这些“弱信息”,在面对不同对象不同主题的读者培训教育时,抽取有“关联性”的最合适可用的素材,便是自己的一点经验。

坚持阅读,坚持学习,因为“学习是学来的” (《别想摆脱书》P55)、“阅读是为了活着”(福楼拜《致尚皮特小姐》)。面对日益信息过载的网络时代,如何提高信息素养、有效地评估与利用所见所得的信息,阅读还算是一个不错的途经。信息素养维度中有一维度是“了解与信息检索、利用相关的法律、伦理和社会经济问题,能够合理、合法地检索和利用信息。”也可有许多的著作推荐给读者,如《科学家的不端行为:捏造・篡改・剽窃》、《诚实做学问:从大一到教授》等。即使是论文发表时作者的署名方式,自己也在阅读与培训中引用一个素材,那是《郎咸平说:公司的秘密》(P147)“我的关于公司治理的论文一般都发表在Journal of Financial Economics、Journal of Finance、Journal of Political Economy、American Economic Review、Journal of International Business Studie等国际重要的学术杂志上。按照国际金融学术界的惯例,我的每一篇论文的作者排序都是按照英文字母的先后顺序进行排列的。这与国内按照作者贡献大小排名的做法不同” 。教会读者完成验证上述事实,并与国外期刊论文的第一作者、通讯作者等相关知识的讲解相结合,会收到很好的教学效果。

关于阅读与用户教育的故事还有很多,作为阅读者的图书馆员每天也都在前行的路上,为图书馆那向着“生活的美好和文化的福祉”前进的目标,奉献一位馆员所应有的热情与智慧,愿借用@小催实话实说日记微博上写的一句话与同仁共勉:

“简单的事重复做,你就是专家;重复的事你用心做,你就是赢家。”

参考文献:
1、图书馆应该是天堂的模样[EB/OL]. [2011-11-5].http://blog.sina.com.cn/s/blog_4978019f0100aw70.html
2、Information literacy[EB/OL].[ 2011-11-5].http://en.wikipedia.org/wiki/Information_literacy
3、卡洛斯•M•多明盖兹. 纸房子[M] . 上海:上海人民出版社, 2008:41
4、卡洛斯•M•多明盖兹. 纸房子[M] .上海:上海人民出版社, 2008:42
5、鼠兔语丝[EB/OL]. [ 2011-11-5].http://yy.iyatou.com/archives/1449.html 2011-11-5
6、图书馆的认知度(2010):环境与社会[J].数字图书馆论坛, 2011, (4) :79
7、尼古拉斯•A. 巴斯贝恩.为了书籍的人: 坚忍与刚毅之一[M].上海:上海人民出版社.2011:291
8、海因里希•奥古斯特•温克勒.永远活在希特勒阴影下吗?[M] 北京:生活•读书•新知三联书店, 2011:225
9、尼古拉斯•A. 巴斯贝恩.为了书籍的人: 坚忍与刚毅之一[M].上海:上海人民出版社.2011:102
10、尼古拉斯•A. 巴斯贝恩.为了书籍的人: 坚忍与刚毅之一[M].上海:上海人民出版社.2011:103
11、卡洛斯•M•多明盖兹. 纸房子[M] . 上海:上海人民出版社, 2008:40
12、约翰•马克思韦尔•汉密尔顿. 卡萨诺瓦是个书痴: 关于写作、销售和阅读的真知与奇谈[M]:北京:生活•读书•新知三联书店,2008:78
13、Biographical Memoir of Arthur Williams Wright[EB/OL]. [ 2011-11-5].http://books.nap.edu/html/biomems/awright.pdf
14、章诒和,贺卫方.四手联弹[M].桂林: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 ,2010:244
15、图林丫枝.恣意阅读,功不唐捐[EB/OL]. [ 2011-11-5].http://a.xhsmb.com/html/2011-07/15/content_29583.htm
16、陈丹青.退步集[M].桂林: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2005:383
17、薛原.带一本书去未来[M].北京:金城出版社,2010:1
18、张晓林.颠覆数字图书馆的大趋势[J].中国图书馆学报.2011(5):7
19、卡里埃尔.别想摆脱书: 艾柯、卡里埃尔对话录[M].桂林:广西师范大学出版,2010:55
20、郎咸平.郎咸平说:公司的秘密[M].上海:东方出版社,2008:147

此条目发表在偶尔自恋#那又何妨, 图林之大#丫枝有家分类目录,贴了, , 标签。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