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州数图:婆婆栀子花(图)

周日一高中女同学从重庆回老家广安乡下,拍回自家菜园子里采摘李子的照片,并附有雨后南瓜花开、花椒树上结籽的照片。看着似觉透着一丝清香与清新之感。
端午前后,家乡李子正熟,青李子尤其好吃,开口透着一种诱惑,反是红李子带着些许涩涩。

栀子花,端午时节,另一份永久珍藏的记忆。
一直不曾写文,只因这个世代,男人喜欢花,有些怪怪地说不太出口。但生在农村,长在山野,处处野花,漫山开放,怎不让人前云观赏与采摘?

上高中从家走路两个多小时,经过一片梨树林,花开时节,飘香四处,但走近一闻,臭臭地怪香,说来别人也不相信。橘子花开,花与叶的味道混在一起,一种消解脂肪的功效。
高中学校天井中一棵粗大的黄桷兰,春天来了,开出几朵白色兰花,香味透不出天井那块小天地,只有学校领导的女儿们才有机会摘了闻嗅。

自小家门口就有几株栀子花树,白色花蕾,让人生出怜爱,只因那种芳香,再无任何香味可比。
花蕾渐大,怕邻居家小妹妹们“偷摘”,在傍晚时分,自己便有时动了手,摘上一两朵含苞未放,在屋里装水瓶中,可散发香味多日。
家乡端午江中龙舟争流,岸畔观者如织,兜售栀子花者有之,少女胸前挂上一朵,少男如我,偷偷靠近,但得暗香袭人。

此次苏州数图会议,抽闲一观贝聿铭大师设计的苏州博物馆,出得门来,饥渴之时,见有一店“粥公粥婆”,与南宁一问胸、同事月月鸟、大别山中仙草MM、红都一子MM、锦城云影丫头、沪上惠子蓉儿,共进午餐。
但见两位苏州本地婆婆(俺老家婆婆是真的敬称),喝粥吃饼,桌上两小捆栀子花。
拍下。

当时心中一直纠结,是否给在座各位MM每人买上一朵栀子花。
但最终因为,如买,座中男士是否也买,此一问题想而未解。最终未能解囊。
如果说:苏州数图参会,有憾事,此事为最大。于此补记之。

但得明年端午时,摘上栀子花几朵,献给书社会各位姐姐妹妹。
祝大家端午快乐!

此条目发表在MS很八卦#MS很闷骚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