逛重庆磁器口,睹牖窗而咔嚓

2012年2月2日,从老家返长春,途经重庆,时天有小雨。大哥陪我与阿谭,先逛解放碑、朝天门。后坐车穿渝中区、沙坪坝区,抵磁器口古镇一游。选择游磁器口,还是有些原因的:

一、“图有其表”兄曾有一文,述及某日也曾冒雨闲游磁器口,还考评“淫雨霏霏”;而自己闲逛之日亦有细雨,自然最是忆得此段文字。只是我无表胸之文才与YY之才,徒生感慨。

二、某日CCAV新闻联播,播长江流域上中游发大水淹及古镇,而自己在广安市北城区,多处可见去年(2011)渠江大水最高水位的标志,应是广安有水文记录以来的最高值吧。

三、此次回老家,再访小平故居,得与阿谭走协兴老镇老街,摄影多张,尽管春节期间,仍旧显得很是静谧,亦或是宁静而详和,待他日上图几张。

四、同处江边,自己高中母校石笋中学,也曾在古镇之中,石笋镇有半边街一条,古老青石板路,小溪流过悬崖拱桥有轰鸣之声,木板房有青瓦,还有那心不能忘的石刻对联一幅“门锁渠江莫教利泉外溢,天生石笋特为砥柱中流”,渠江往下流淌便在合江县汇聚成嘉陵江,磁器口便处于此江边上。

五、爷爷是广安水运社人员(爷爷出生在民国10年代),浅白一点讲,当年广安的货物运输,主要是水道运输,正如邓小平15岁离开广安赴法勤工俭学,从广安县东门口乘船往重庆。爷爷小时给我讲过许多故事,我印象深的大多是京剧唱段,也曾提及夜宿某些江边小镇。当年他们船主要跑重庆–广安,并且多是逆水而行,美其名曰是水运社员工,实质纤夫性质吧。

六、今年回家在广安北城区,原河街之上的一条老街,见水运社的挂牌,见广安县城仅存的两条短短的老街(过去的“河街”的一部分,后来在高中同班同学李zp、张y、王lp同学的讨论与确认,此街道最终定为“新平路”)。还是牵出了不少的回忆之情。

七、幼时爷爷讲过的故事,大多遗忘,小时也没有地理与历史知识,后来读书在外,爷爷也离开了我们,再想交流已成不能。再后来,读沈从文与黄永玉湘西行船记述,好亲切。只因小时也多次见船帆张扬,见纤夫艰难而行,听船号子此起彼伏。于是想,爷爷当年定会在重庆古城那最近的上流曾经很是繁华的江边小镇磁器口夜宿过,听过许多事,见识过很多人,也曾在此装货卸物,在人嘲人杂的茶馆中喝茶打牌,谈天说地。当然更多的或许是想着那兜里的几块大洋,如何能养活自己的妻子与三个儿子与两个女儿吧……

多亏大哥稍有了解,我们三人在“金蓉门”进入古镇,走过长长的正街,一段没有破坏的古老小巷,尽显没有商业的原生态古镇模样。待走下斜梯小道,经过红岩里疯子“华子良”交换情报的那家“鑫记杂货店”之后,眼前便是热闹的集市,那是现代商业的样式。待游完,与阿谭同时感慨,幸亏从此门进入,否则古镇一游,少了大半的兴致与趣味吧。

具体游记不想再写,此文只晒图四张,还因曾在去年“阅读中的信息素养”,提及知识的关联性,假期又有一例,记于此。

年前, 一位好友赠我购于台湾的书签一枚,甚喜,摆于书架中不忍真做了书签,时时拾而望,其中图像印象深刻,却无实物对照。没曾想到,此次古针正街游人甚少那一段,随处可见此书签之中图形,便摄而存之,图与文于下。

 

图1:牖窗(一码三箭)书签

书签中有文字如下:

牖窗
一码三箭

Denote:三横棂与直棂交距组成方格纹样式
Connote:力的象征,创造财富
Timeperiod:盛行于中国之明朝、清代
Material:胡桃木薄片

三,是易经乾卦的符号,是天的象征。
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
古先民认为宇宙间,天、地、人“三才”创造出万事万物。
直、横棂条细而长似箭,而箭在古代是捕猎工具,用以创造财富,保卫宗族,是力量的象征。

图2:从“金蓉门”入磁器口古镇。如果有人前往,推荐从此门入,而不要从导游旅行团建议的那个集市人多处入。因为那样你将少看大部分古的真的镇。


图3:细雨中的磁器口正街。细雨中,青石板路,有岁月的刻痕。

图4:古镇随处可见的牖窗(一码三箭)。随手拍下了与书签中完全一样的牖窗(一码三箭式)。只是与镇上居民交谈,他们的屋门上也开始出现了大大的“拆”字,不知是否不要消失?

此条目发表在人间正道#过小日子分类目录,贴了, , , , 标签。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