裸读又始:恣意阅读,功不唐捐

写在前面:《图书馆报》约稿,已是半年未写,便用上次座谈文字修改,也算是个总结。毕竟座谈时放的更开,有更多的案例,文字中便不太好加以说明,如座谈时第6点是“闭门读禁书”,但这样的文字写出来就不太好,交流与文字成铅字,还是有些分别。
因为从今天开始(刚从西安旅游归来),正式进入假期中,但加班与外出时间还会很多,今夏裸读比较困难,鼓励自己读10本书足矣!便以此博文始,也会有一博文终,到那时总结今夏暑期阅读收获吧!

文章正文:
恣意阅读,功不唐捐
图林丫枝
2011年7月15日 A11 5404
http://a.xhsmb.com/html/2011-07/15/content_29583.htm

前几日,校内社科青年教师举行阅读交流会,按例每人都要谈几句的。谈读书,很惶恐,尤其谈喜欢且影响自己较大的几本书,更是难。一是因为读书不得法,记忆也不好;二是因为大多数书我都是喜欢的。小时候无书可读,上大学只知读专业书,于是便按自己的理解谈点感悟。

  一,阅读人生这本最大最重要的书。

自己曾是一个自卑、敏感、喜忧虑的人,现在稍显开朗,觉得读书起了关键性作用。比如一本卡耐基的《如何停止忧虑,开创人生》便在我性格中最难熬的岁月里起 了不可估量的作用。故此,自己对励志、心理类图书从不抵触。或许多数人的生命某一阶段,总会遇到内心难以平伏之事、之思,成长中如有一书促你健康快乐,难道不是极其重要的吗?

还因幼时家贫不知未来,自卑不知超越,大学刚毕业时,狠读了些宗教、哲学类书,如今回头望去,尽是懵懂。人生是本最大、最重要的书,一直觉得如此。有人说“加增知识的,就加增忧伤”,但好歹在大学的图书馆工作了,没有知识,或许会更忧伤吧。

二,阅读使人消除不确定性。

这几年,有意无意读了一些有关阅读史、图书史、阅读理论方面的书,喜欢且投入到数字阅读中,正如罗伯特·达恩顿《阅读的未来》一书中那句“改变的是形式, 不变的是阅读”,经由阅读才使自己真正明白信息论创立者申农对“信息”的定义(即“消除不确定性的东西”),并逐渐加深了对世界的理解。

人需要读点书,不仅因为“一种看法或者一种思考,不能证明它本身的正确性”,正如维特根斯坦曾嘲笑过的,“试图用自己的想法证明自己的想法的可笑程度,不 亚于为了使自己相信报纸上的话而买了好几份同样的报纸”,还因为台湾作家齐邦媛在《巨流河》中的一段话,“一个人不读书怎么能懂得世界上的事情,怎么晓得分辨对与不对?人对于问题的看法完全靠他的脑袋来判断,而脑筋不经过读书怎么训练?”

三,阅读是一种私人性体验。

阅读完全是一种私人性认知与体验,所以不敢随便向他人推荐书读。偶然间读师友馈赠之书,便也可能打开某扇大门。如上海某师友赠我一本美术名作欣赏,让我曾 在某时段沉湎于世界美术史阅读之中。一次在火车站的5元书店偶遇某名人传记,之后让我足足翻阅了书中所提传主诸友的相关论著几十部。一次次阅读沈从文的散 文与小说,觉得自己也已远离现世,走入那纯朴的乡村世界,甚至希望自己的文字与思想的境界也能如此宁静与悠远。

四,为了读懂书,必须读更多的书。

正如乌拉圭作家卡洛斯·M·多明盖兹《纸房子》中那位为书而痴狂的布劳尔一样,为找寻书中知识的那些关联性,自己穿上那双“阅读的红舞鞋”,稍事驻足停留 便又不断地往返在多本图书之间。这种感受,自己也曾有撰文记述:读书每遇一知识点,初时如城市建房打地桩,同一知识点遇一次便如打桩机下砸一次。对知识点 有了新认知,便如打桩机砸下好几次。桩是越打越深,如若有了深刻理解与亲自践行,桩子便愈发牢固。知识点越遇越多,便如地桩越打越多,越打越深。以这些桩 子为中心,桩与桩之间总会拉上一根绳,相互有了联系。如若坚持,桩会深起来、多起来,如善拉线结绳,自会复杂而严密起来。拉的线、织的网会有破败,那是自 身知识的陈旧、观点的错误、方法的不当引起的。这些,都需要在日常的阅读、交流、思考中加以修正。就自己而言,闲书野读,便是自己拔除或重竖大桩、割绳断 网或重新缝补的时刻,也是自己的一段美好时光。

五,让阅读成为一种生活方式。

生活需要乐趣,生活偶尔恣意。当阅读成为一种生活方式,阅读就有如润物细无声的春雨,模糊着自己的视线,也如随狂风疾至的夏雨,冲走了窗外世界的污秽,还 如初晴时分的彩虹,美好而让人留恋。闲书野读,偶有会意之际,便想借用胡适之先生曾提过的一词来表述自己的阅读体验:恣意阅读,“功不唐捐”。

此条目发表在人间正道#过小日子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裸读又始:恣意阅读,功不唐捐》有 2 条评论

  1. 张辉说:

    悄悄的我又来了,正如我悄悄地走,还偷偷拷贝、粘贴下你的部分文字和你的思想。
    受你的影响,我决定在我们公司组织一个读书会,将于8月23日开张。你知道的,我比较懒的人,没有读什么书,仔细思考回忆检索,分析了一下我所读过的书—80%是在大学毕业之前看的文字及武侠类小说,就如同快餐,虽没什么营养,但给了我快乐(也有紧张,有部分书是在和老师与父母周旋过程中读完的); 12%是专业及管理类书籍,也算正餐,却也提供生活必须之营养;8%是网络、杂志、报刊上的咨询,犹如街边小摊上的麻辣烫、冰淇凌,虽来路不正,但味道不错,合自己的口味。故,每有疑问,就又到你这边来看看,有没有新动向(当然,有些太专业的也是看不懂哈),然后摘录后,改头换面加以应用,基本没有考虑版权问题,看来中国做汽车的专业就体现在这里呀。
    顺便感谢一句,上次在你这里看到‘何人不“犬耕”’这一句话及相关故事,立即活学活用,在与公司员工交流“干一行爱一行”这个话题时加以引用,私下还得到大学的认同,以为我比较有文化。看来,偷点文字或思想用于教育人走正道,应不算偷吧,望能谅解。

  2. Wjew说:

    多日不见多交流读书阅世经验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