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四谈往事

小学,我是第一批入少先队的。满是墨汁的红领巾在山路上飘扬。
初中,学校可能有团员,但我不是。
高中,好象是一年级还是二年级,才入了团,当时的观念:不入团,就象是身体残疾一样,可能考大学也会有问题。领了一个团员证,照片上的自己头发很长。
大学,同室的“老大”,唯一居然不是团员,宿舍的9位兄弟齐动员,终于把他给“团”了。现在想来,我们9个真是瞎起哄。
大学毕业,他因为好多事情,我们知道了他的过去;又因为好多事情,知道了某些现在;但我觉得自己不可能知道他的未来了。
从这个角度来看,我还是很悲哀的。
在追求进步的道路上,不是自己的步子越来越慢,而是时代跑的越来越快。我想追,但总也够不着。

此条目发表在MS很八卦#MS很闷骚, 人间正道#过小日子分类目录,贴了, 标签。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