裸读十五:没有图书馆的隐修院就如没有武器库的城堡

在做过国家图书馆馆长的学者之中(大多会是人文学者),我真正有印象就两个,一是阿根廷国家图书馆那位后来盲人馆长博尔赫斯,其实他的文集的文采远远超过“天堂应该是图书馆的模样”这一句话,但却是这一句话让中国的图书馆人永远记住了他。另一位是丹尼尔·J·布尔斯廷(Daniel J. Boorstin)曾做过12年美国国会图书馆馆长,他甚至被认为“是上帝赐给美国的礼物”,他的几大本系列作品确实值得一读(美国人3大卷、发现者、探索者、创造者),不晦涩,历史的长河有如你攥在手中的线一般。

图书馆在西方尤其是基督教社会中,是十分重要的发展阶段。如果了解修道院与隐修史,对圣本尼狄克不会陌生。

在本尼狄克派的图书馆里,古代和基督教的文献宝藏在整个中世纪里保存完好,本尼狄克成为书籍手稿的守护神。本尼狄克派传播的信条是,“没有图书馆的隐修院就如没有武器库的城堡”,在保存和加强这一武器库方面,本尼狄克派最卓有成效,无出其右。在法兰克、西哥特和盎格鲁—撒克逊的国王赞助下,与学术结盟的隐修院使西方文化得以熬过动荡不安的岁月。
隐修院的图书馆也为现代公共图书馆和大学图书馆提供了模型。

阅读书目: 探索者:人类寻求理解其世界的历史/(美)丹尼尔·J·布尔斯廷/2000-12/上海译文出版社/26.4/精装/吴晓妮 /陈怡/411页   P122-123

此条目发表在堂花不解雨#野木自成材分类目录,贴了, , , , , 标签。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