裸读之八:你知道,他不在家

照例假期起床较早,晨凉中翻几页书,一种静中难得的享受。

积习难养成,积习同样难改正。一些小的细节往往比大的叙说手法或道理更能吸引我。人应该认识自己,便少却一定烦恼。在自己这个年龄段,如果还为某些读书之事而苦痛,似乎是对自我的一种折磨。

《陈丹青音乐笔记》书中,一些关乎艺术的理解以及沪上的回忆,从各种其他文本中有些了解,但今晨的下面几句话,有点想记录下来。其实人生是没有意义的,要不谁来告诉我:人生的意义是什么?唯有人生的这个过程或许是值得期待,因为未知世界令人期待,已知结果让人无聊。

付钱时,问身边一位老太太:贝多芬的家?她打量我,指指广场北侧一条小街街口,笑着,随口说:你知道,他不在家。我说是啊,但他在这里,随手指指我的心口,这运作,西洋人是常用来指说艺术的,忽然今天就又想了起来,随即自己觉得有点做作,老太太却收起笑容,看定我,缓缓地摇头,这摇头,在西人倒是赞许的意思。—《贝多芬故居》P215

后注:贝多芬讨厌波恩,二十二岁出门,再也没有回过故园。突然再次让我想起小平15岁离开广安,从此没再回去过。前两天听小侄女给我讲,小平故居不再收费了,心中还是暗暗一喜,心中还最记得的是小院里的那几棵芭蕉,也许早就没有了吧……

此条目发表在堂花不解雨#野木自成材分类目录,贴了, , , 标签。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