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会学之“恶”

1955年中国取消了法学与社会学,为什么取消,我敲脑袋摸屁股的方式想,这些年也没想明白。直到今天读到下文,稍稍明白了一点,难道这也算读书的意义?

“社会科学即便仅仅描述事实与效果, 即使仅仅揭示某些机制(例如制造Symbolique暴力的机制),它产生的效果也具有批判性。因此社会学的存在本身便是无法容忍的。任何专制政体从一开始便取缔社会学。他们要求的是实用社会学,这种社会学有助于调解矛盾和冲突,有助于使统治合理化。”

—-自由交流/ (法)布尔迪厄/(美)哈克/1997-5/三联书店/7.8/平装/桂裕芳译   P53

此条目发表在堂花不解雨#野木自成材分类目录,贴了, , 标签。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