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X下的蛋

自己的领悟能力绝对一流,这个一流不是指强,而是指差。对一件事,一句话,一个人,一点暗示什么的,都很难领悟正确或及时理解。当然也就会出现一些“故障”或“愚笨”。

比如说听了多年的崔健的《红旗下的蛋》,我就一直没想明白是指红旗生的蛋呢,还是红旗下面的蛋。就如不知道“大旗底下”是指大旗飘扬的底下,还是大旗旗帜本身的底部材料一样。

今日晨读一百个人的十年(1966年至1976年)(冯骥才 / 2008-10 / 中国文联出版公司 / 36.0 / 平装)一书,在“苦难意识流”一文的讲述中,主人公提到一句话,才意识到自己对XX下的蛋有点理解了,原话是这样说的:

一个五千年文明的国家,为什么下了“文/革”这么一个野蛮又荒唐的蛋来?P249

另附:上午听到啼叫声与咕咕声,原来是闷骚客“小钟”正要下蛋!申明一下,这个蛋与本人无关,与钱涂和图表兄有些关系,是他俩知识传播与潮流引领下的产物!


此条目发表在堂花不解雨#野木自成材分类目录,贴了, 标签。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