聪明人的迷信与盲从

s2915436写在前面:今晨坐在车上,又胡思乱想了些东西。上网发现远在雾都的高中最好同学居然有留言,以“张生”之名。自己也回复了一句,觉得象极了那种情形,内容如下(但愿他能看见):

很不易你能来看我的博客,就如来看我一般!你“偷偷地”看,倒不象是张生,而象是崔莺莺,博客却象极了红娘!

言归正传,记一下班车所思内容,今日本市温度-4–6度,满城的雾霾,应该是空气质量不太好:

看历史就象是瞎子摸象,你可能永远也不知道你到底摸到了大象的哪个部位,是大腿呢还是屁股?最近几个月,我从1957年摸到了1971年。

两个庐山会议,一个1959,一个1970年;两个人的叙述,一个李锐,一个汪东兴;两个正面主角,一个是老毛,另一个也是老毛;两堆“反面”人物,一个彭、黄、张、周,另一个林、黄、陈、吴等;动了两个国防部长与两个总参谋长,一个彭与黄(克诚),一个林与黄(永宪);一个是毛嘴中的“形同父子”(指彭与黄),另一个是关系甚为密切而成集团(林与黄等);一个庐山会议推动了个人崇拜的发展(对毛的崇拜),另一个会议之后林某人在温都尔汗的坠机打破了许多人心目中毛“永远正确”的神话(当然也需要是有独立思想的人)。

那是一个人讲话便可以改变时局改变历史运行的年代,而此年代之前,有些“聪明人”便已经有言论初见端倪:

1958年3月成都会议,当时华东协作区负责人兼上海市第一书记柯庆施,就提出:“相信毛主席要相信到迷信的程序,服从毛主席要服从到盲从的程度。”庐山会议实录(增订第三版)/李锐;P371)村夫注:这也符合毛老人家自己的讲话精神,即个人崇拜要辩证地看,“坏的个人崇拜”要不得,“正确的个人崇拜”有什么不好呢?

这时又想起了资中筠在论述美国激进与改良的关系时那贴切的比喻,那个社会运行框架有如墙上的钟摆:

美国建国以来几百年,最激进的改良没有脱出自由主义的框架。这个框架弹性较大,右边界是法西斯主义,左边界是共产主义,在这个框架内左右摆动,不断调整,是美国的改良的特色之一.P10(20世纪的美国/资中筠/2007-09/ 生活·读书·新知三联书店 / 冷眼向洋 百年风云启示录之一/32.0/平装)

此条目发表在堂花不解雨#野木自成材分类目录,贴了, , 标签。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聪明人的迷信与盲从》有 1 条评论

  1. nenu说:

    阴霾?这个季节沙尘暴要肆虐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