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眸读书好几年

前言:因一个偶然,写了如下几段文字,当然是拼凑,但也舍不得丢弃,因为它是这几年阅读收集的素材。

我在想:蓬勃健康的发展离不开我们的用户—那个我们看不到摸不着的读书人群体;我也想:我们出版人如何理解与认识“读书”与“读书人”,直接关系到出版选材与图书质量;我相信:出版人有出版人的眼界,但读书人有读书人的逻辑,或许三联书店可以给我们启迪,那就是“生活、读书与新知”。

1.谈到读书,我们也许会首先想到宋朝诗人黄山谷所说:“三日不读书,便觉语言无味,面目可憎。” 读书真的是一种享受,一种内心平静或激情涌现的快乐感受。

2.谈到读书,或许我们还能想到我国知名的新式出版事业开创者之一、为商务印书馆及整个中华民族都做出不小贡献的张元济的那句名言,那就是“天下第一好事,还是读书。”

3.当然,早在1930年,我国知名学者、新文化运动的举旗人胡适在《为什么读书》演讲中,列举了读书的三点意义,至今仍有现实意义,那就是“第一,因为书是过去已经知道的知识学问和经验的一种记录,我们读书便是要接受这人类的遗产;第二,为要读书而读书,读了书便可以多读书;第三,读书可以帮助我们解决困难,应付环境,并可获得思想材料的来源。”

4.在那个动荡的革命大年代,“为中华之崛起而读书”有如号角,激起青年人的热血而烙上了时代与民族的印痕,读书也成为了一个民族和时代的精神路标。

5.在新中国的发展历史中,有过读书人无法静心快乐阅读的阶段,那就是文化大革命,也许美学家朱光潜的一语便可道尽知识分子与读书人的困境与心声:“如今世界上只有两种东西贱,书贱,读书人也贱!”那是特定时期的多么无奈的一声感叹呀!尤其是那些被称为“读书种子”、“知识分子”或“老九”,或毕竟是“书生”,总是希望能读上几册书的,毕竟“生而得读书,大幸也”。

6.那时发生的一些事,不仅针对读书人,也针对一些书,以致德国诗人海因里希?海涅的一句话也许可以用在那个年代“焚书伊始,焚人以终”(Dort, wo man Bücher verbrennt,verbrennt man am Ende auch Menschen.)

7.在谈及知识分子“读书致愚”,王元化先生指出毛老人家的思想渊源于古之颜习斋 “试观今天下秀才晓事否?读书人便愚,多读更愚,但书生必自智,其愚却愈深”,实情如此与否,仁者见仁,智者见智。当王元化老先生谈此观点时,已经是思想解放时期了,那是:

8.1978年春风吹拂,读书与出版发生着深刻的机遇与变化,我们不会忘记启蒙年代时任中宣部理论处处长的李洪林在《读书》杂志创刊号上以《读书无禁区》一文发出的呐喊,从此出版人与读书人都开始了新的思考与行动。

9.改革开放三十年,读书人对读书所散发出的热情,使得我们的出版事业蒸蒸日上,没有那些喜爱读书的读书人,便不可能有现在的出版事业;同时没有出版人的努力,中国的读书人也将失去很多精品图书的阅读。这些读书人早就在“读书无禁区”的时代里不再吟诵“雪夜闭门读禁书”的诗句,而感受到知识、思想、信息给自己带来的极大乐趣。从此“古有雪夜闭门读禁书之妙趣,现今寒冬肆意读野书也巴实”!读书人拥有了自己的阅读的空间。

10.如曾做过文化部长的王蒙先生说,“读书使我感觉良好,使我进入一个美好文明的世界,我明明觉到了,读书在增长我的知识、见闻、能力。”同时王蒙也为现在中国人(中华民族)的阅读状况有点担忧,他说“中国现在的读书情况,不是很令人满意。”

11.因上“百家讲坛”而红遍大江南北的易中天教授在一次谈读书感受时是这样说:“读书是一件‘谋心’的事。归根结底,是要让我们的灵魂得到安顿,心智得到开启,精神得到寄托,情操得到陶冶。因此,它是每个人自己的事,任何人都无法替代或强求。”他谈到了读书的私密性,也就是我们无法也不应该过于强调自己的感受而忽略或强加给其他读书人读什么样的书,在这一点上,与鲁迅先生老早告诫青年学子们,不要去“问什么荆棘塞途的老路,寻什么乌烟瘴气的鸟导师”一语有异曲同工之感,只不过一边是奉劝不要轻易推荐或强行推荐,一边是不要轻信推荐或轻易崇拜,我们也不要太珍视自己的读书心得对他人的意义,同时也不要有过于浓厚的推荐他人阅读的兴致,读书有时也关涉灵魂,它取决于阅读者本人的态度甚至阅历。

12.仍然是关于读书,获第四届国家图书馆文津图书奖的《牛奶可乐经济学》中经济学家指出,阅读除了能使个人受益,还能给社会中的其他人带来好处。比方说,整个社会的眼界越开阔,越能使社会中的每个人受益。可在判断是否阅读一本书的时候,个别消费者主要看重的是它能否给自己带来好处,而忽视了它可能给别人带来的好处。这是经济学家眼中的读书,是读书的社会意义。

13.谈到我们的出版社,谈到我们的出版事业,我还想到曾经看过一项调查,说的是全世界人均读书最多的藏书最多的都是以色列人。犹太民族还特别重视儿童教育,他们在儿童教育方面研发的教具、教材、课程模式等被许多国家所采用。一个国家越相信自己的未来,越会重视自己的儿童教育。或许这个调查对我们的出版社、我们的国家有现实意义。

14.也是有关读书,越来越轻松的比喻出现,也映照着越来越轻松的读书人心态。比如龚建星在《静得风月两书店》里写道:读书好比结婚,买书好比恋爱,逛书店好比相亲。复旦教授王德峰也有“读书如恋爱”演讲长文。读书这种快乐体会,阅读者自知,外人只能是雾里看花而已。

15.当然,近年来由于出版界过度追求经济利益而忽视了图书的质量,出现了一些让读书人不愿看见的现象,也引发了一些评论。如2008第七届茅盾文学奖《暗算》的作者麦家先生曾在前段时间撰文“害怕读书”,其实他并非真的害怕读书,而实际是对现在出版界所出的一些他所认为庸俗却大红大紫的畅销书在青少年中的影响感到担忧,如他提到《爱情小鸟》《神秘杀手》《皇宫谜案》《诛仙3》《鬼吹灯》《天不亮就分手》等,他说他并非求高雅,而是怕腐烂。他甚至高喊:“我深知,那些写满本能和快乐的书是一注醉人的药,一旦沾染就会迷醉难拔,所以我坚强地抵制着它 们的侵略、诱惑。凶杀、色情、神奇、秘闻、荒诞不经、大富大贵……我对自己说,写这些书的人都已糜烂,他们写这些书的目的也正是希望我们与他们一道糜烂。 不,不能靠近,不能上当,我要远离!远离!!”他的文章却也从一个侧面对我们出版人提出了一个值得思考的话题,那就是我们如何面对我们的未来,我们的图书,以及我们的孩子。

16.这几年,我也曾有机会到本市的书市去看书买书,发现有时书市就象一个倾销劣质图书的场所。那时我默默地想:但愿我喜欢的出版社所出图书永远不会是劣质图书中的某一本,而都是图书中的精品,是读书人眼中的“黄金屋”、“颜如玉”。

题后记:经常读书的定义是:用业余时间享受读书的快乐,每周至少读一本书。

此条目发表在偶尔自恋#那又何妨, 堂花不解雨#野木自成材分类目录,贴了, , 标签。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