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习惯已成麻木

题记:“如果你追求阳光,你就躲不开身后的阴影。”林达在表达他(她)们眼中的美国权利与自由及其代价的时候,是阅读后唯一被完整记住的话。

习惯是第二天性,什么都可能成为习惯,有时习惯就是一种毛病,只是人没时间去总结,没心思去反思,但人时常会从自己角度去鄙视他人的习惯,源于人思考他人与社会,却回避对自己的认识与剖析。

中国人看春晚已经成习惯,但也有不少人却已从这个习惯中“逃”了出来;习惯存活时间有长有短,当年看春晚,自己是个艺术盲,没有感觉听李谷一唱歌就是好听,倒是一听京剧就觉得好亲切,而我的一位中学同学晚上一听到京剧就会吓的哆嗦,现在我猜测可能是京剧与画面中的脸谱让不明历史文化的孩子有种恐惧感。那时觉得如果没有陈佩斯与朱时茂出现,就不叫春晚,正如现在的观众想要没有赵本山的春晚就不完整一样,其实这一切都是心理作用,这个世界没有谁都会照样运转。每次看人写有关70年代回忆文章,基本都会提到毛老人家去世时人们巨大的心理失落(偶尔也有期待?)与对国家社会发展方向的担忧,后来却有了方向性改变;想起89年那个夏天那么多年轻人在一起谈风波亭后这国家可如何得了,这不又平静地过了20年;想起读大学时愚笨的样子就想笑,那时最大的爱好是上外语课看计算机、上计算机课读情报学、上情报学课翻小说书,就是这样循环,那也是一种习惯;后来工作后没事还玩玩儿游戏有段时间还成了练功癖如《仙剑》,再后来觉得外语好重要天天抱本词典就满世界找有没有自己认识的外语单词;再后来喜欢足球,就跟喜欢女人一样,至今单位同事还总想起自己的傻话“他最喜欢的是女人与足球”;又后来有一段时间对电视入了迷,呆呆坐在电视前也能过上一天时光……

其实什么习惯都是如此,当它存在太久,就是一种麻木。如果非得给麻木分出个高下,无非是有意识的支配与无意识的累积。习惯如果是个人性的,影响的只是自己与少数几人,而习惯出现在国家与社会,那便是传统了吧,或是历史的惯性。传统挺有思考的意义,尤其是社会与国家的某些传统,更尤其是当它成为一种制度性与意识形态性的时候,它激发或禁锢的是你我的思想,林达可能是在向人们诉说有些传统它的表现细节以及源流。

其实,读书了解到什么言论自由、权利法案之类东西的又有什么意义?只不过是读书已成一种习惯,而习惯又已麻木罢了!于是搁笔。

后记:其实自己只想表达,当所有的人都清楚了自由、权利及其他诸种主义与思想,却仍旧会麻木,因为我们习惯了自己现在的生存状况。

相关阅读:
历史深处的忧虑 / 林达 / 1997-5-1 / 三联书店 / 近距离看美国之一 / 18.00 / 平装

此条目发表在MS很八卦#MS很闷骚, 堂花不解雨#野木自成材分类目录,贴了, , 标签。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