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水牛的春天

再过两天就是阴历牛年了,牛可是大家喜欢的属相,小时还在生产队时,那头集体所有制下共有财产的老水牛可是个宝贝,大家对它很好,按户喂养,老水牛虽然吃的不少,但在那个人都无法喂饱的年代,老牛总能吃点嫩草,只因每户人家耕田之时对它寄予了好大的期望。只是那头自己也曾饲养过的水牛结局很让俺不忍,在它衰老之时,全村大人们开会讨论表决的结果是:不卖掉给别人食之而是村民自己食之,老水牛临终前的表情让小孩们落泪,它将自己的一生献给了几十户人家。

那时不知道什么叫“老黄牛”精神,老黄牛的形象还是在上大学第一次坐火车经过华北平原的河南时看见的,第一次觉得老黄牛比黑水牛脾气好多了,身上毛也多不少,看上去似乎很干净,不象家乡的水牛夏天最大的渴望便是静静在呆在水中露出两支角,偶然从大大的鼻孔里喷出小水柱,而黑黝的宽背上总是会停留几只牛虻。水牛的脾气有时并不太好,我便见过那头水牛用双角攻击人时眼睛通红瞳孔里逼人的光芒,想必心中充满一种无法言说的恨。有时它也有老爷爷般的慈祥,即使骑在它的背上它也不会乱动,那种感觉真的与幼时骑在爷爷或外公脖子上玩耍相似。

牛年就要到来,自己也在今天贴春联、福字,收拾物件往满是“磕头机”的吉林油田所在地–松原市过年去了。只是这次的路线变成长春–扶余–松原。牛年到,读书时有不少有关牛的荤词语段尤其是歇后语,如“母牛下不了崽儿”、“老牛坐飞机”而打一个词(注:一般正经人是想不出来的);也有语如“牛在天上飞,只因你在地上吹”等语,大多是牛X哄哄得很;再就是看武侠小说里,总有一些武当派的道士被骂为“牛鼻子老道”,看来牛也不全是溢美之词。鲁迅的“俯首甘为孺子牛”诗句为广大人民所诵读后,自己也google了一下,才知道“孺子牛”是如此来由:

孺子牛,春秋时齐景公跟儿子嬉戏,装牛爬在地上,让儿子骑在背上,儿子不小心跌倒时,把齐景公的牙齿挂折(shé)了。因而鲍子曰:“汝忘君之为孺子牛而折其齿乎?”就称齐景公为“孺子牛”。

一比对一回忆,自己儿时嬉戏的那头老水牛倒有几分“孺子牛”的情状。无端地想:那头老水牛是否有过自己的春天?如果从乡亲对它的耕地需求,它倒是“牛气冲天”地发挥过作用,有如那个时代的劳动模范一般吧!一个时代一种代表,到了东北有一次听本校教师给我讲他参观本省最著名的牛肉生产基地,如何见饲养者给牛吃精粮的同时播放音乐,在最后去屠宰场时,必经的一条通道两边墙上满是绿草与蓝天的照片图片,说这样的情景会让牛们心情舒畅,而后经过快速屠宰,摆放在人们餐桌上的牛肉会更鲜美。只记得当时听完有种莫名的无法言说的思绪产生。

现在人们对牛的态度有了改变,尤其每12年有其属相出现,便有吉祥之语在人们口中传送,比如自己今天也在门上贴了两头小牛,很可爱,它存在于人们美好的印象中,出现在人们的祝福中,甚至停留在人们的虚情假义中!即使如此,我还是在此博里祝路过的朋友们:春节快乐!如牛般的勤劳,定会获得意想不到的幸福!

此条目发表在MS很八卦#MS很闷骚, 人间正道#过小日子分类目录,贴了, , 标签。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